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网 > 游戏

末世之绝对领域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虚脱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5:37

末世之绝对领域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虚脱

更新时间:

不消説,白色的影子就是xiǎo老虎。更新最快最稳定它又在关键时刻救了余文一命!

一把将眼睛上的鲜血抹掉,余文提着已经断了一截的武士刀向黑色舔食者冲了上去。不过xiǎo老虎再次抢先冲到了黑色舔食者的身边,也许是为了报刚才那“一爪之仇”,xiǎo老虎这一爪子下去,狠狠的在黑色舔食者的身上抓下了一大块黑肉!

吱~

短短的几秒钟,就连着受了两次重伤,这是黑色舔食者无法接受,也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从来都是它追杀猎物,从来都是它吞食猎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居然被两个猎物逼到了这个地步!

黑色舔食者用右爪朝着xiǎo老虎拍了下去,不过它毕竟已经受了重伤,速度下降了很多,xiǎo老虎轻轻一跃就躲过了这一击。同时,xiǎo老虎在躲避的时候,虎爪还不忘在黑色舔食者的身上又抓下来了一块黑肉。

xiǎo老虎刚刚让开身形,余文也刚好冲了过来,看到黑色舔食者还趴在地上,余文想也不想的就骑到了黑色舔食者的背上,手里的半截武士刀朝着黑色舔食者的脑袋刺了过去。

铛~

“猎物”骑到了自己的后背上,还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黑色舔食者仿佛脑后长了眼睛,挥舞着左手的“大刀”,将半截武士刀再次的削掉了一半。

将武士刀又削断了一截,黑色舔食者的“大刀”又朝着余文的胸口劈了过来,不过余文身上的“蛋壳”这次总算是挡住了“大刀”的攻势,两者相撞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余文刚刚想躲开,发现自己的“蛋壳”又能挡住黑色舔食者的“大刀”了,“妈的,趁你病要你命!拼了!”余文心中发狠,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比匕首长不到哪去的武士刀,在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中,用力的将刀刃狠狠的插进了黑色舔食者的脖子里!

吱~~~黑色舔食者惨叫了起来。

黑色舔食者在这次的惨叫声中掺杂了声音攻击,而且强度一diǎn也不比第一声差!除了余文和xiǎo老虎,在场的所有人在短短的几十秒内遭受了三次声音攻击,不少人的鼻孔、耳孔里都渗出了血丝,脑子里更是被搅合的疼痛欲裂!

余文虽然不受声音攻击的影响,但是他现在就如同骑在了一头发疯的公牛身上。剧烈的颠簸让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颠了出来!

剧烈的晃动中,余文用双腿紧紧的压住黑色舔食者,一只手死死的抓着刀把,一只手费劲的将身上的手枪掏了出来,将枪口抵在黑色舔食者的脑袋上,用力的勾动了扳机。

砰~砰~砰~……

也不知道开了多少枪,反正余文打出的子弹全部都击中了黑色舔食者的脑袋。黑色的血水,黄白的脑浆,还有或黑或白的骨渣和碎肉,这些恶心人的东西飞溅的四处都是!

黑色舔食者终于被干掉了!

余文趴在黑色舔食者的尸体上,呼呼的喘着粗气,空气中浓浓的腥臭味直往鼻子里钻。不过余文现在已经没心思去计较这些了,他现在只是庆幸,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妈的,幸好只有这么一只。要是再来一只这样的舔食者,大家都得完蛋!”

从黑色舔食者出现,到最后被乱枪打死,其实也就是那么几十秒、一分多钟的样子。余文从一开始就明白黑色舔食者不好对付,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对付!

幸好自己对舔食者的声音攻击免疫,身边还有个xiǎo老虎这么个帮手,要不然这次恐怕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在黑色舔食者的尸体上又趴了几分钟,余文总算是缓过了劲。这个时候xiǎo老虎也凑到余文的身边,撒娇似的蹭着余文的裤腿。它似乎也知道是自己把黑色舔食者给引来的,因为它的关系,让余文和所有人都差diǎn完蛋!所以这家伙赶紧过来打打余文的溜须,免得余文收拾它。

余文轻轻的踢了xiǎo老虎一脚,“妈的,你还好意思来和老子撒娇?要不是你‘勾搭’回来了这么个玩意

末世之绝对领域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虚脱

,老子用得着这么拼命吗?差diǎn就被你个混蛋给害死了!

不过也多亏了你,要不是在关键时刻又救了老子一命,我刚才就完蛋了!行了,别跟我犯贱了,现在你去周围转转,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舔食者了。”

余文奖励似的揉了揉xiǎo老虎的大虎头。

他现在可是还记得,在楼上他们遇到可是不只一只舔食者,最少也得在四只以上。现在已经解决掉一只难缠的黑色舔食者了,剩下的那些舔食者也不知道是普通的红色舔食者,还是都像这只一样,全都是黑色的舔食者。

如果这栋大厦里都是些黑色舔食者的话,余文在心中都做好了扔下所有人自己独自一人跑路的打算了。

xiǎo老虎乖乖的去负责警戒了。余文先是回到了墙角那里,检查着梁丽等人的伤势。发现大家都被黑色舔食者的声音攻击伤的不轻,一个个全都是一副“七窍流血”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厉鬼似的。

“喂,杨健,梁丽,江斌,你们感觉怎么样了?”余文挨个的问着。

“还……还行,再休……休息一会就……就好了。”杨健虚弱的回答着。

“文哥,那……那……那只舔……食者你……你干掉……了?”江斌和杨健一样,説话也是结结巴巴的。只是这xiǎo子一直在惦记着那只黑色舔食者,虽説余文过来就代表着黑色舔食者已经被干掉了,但是他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嘴。

“我们……没事……那……只舔食者的……叫声太……太厉害了……不过幸好……幸好有……你在……大家……都没什么……事……文哥你不用……担心我们。”梁丽也是和那两个人一个样子。

看到这些人全都这个样子,余文的心里是既放心又着急。放心的是大家总的来説“没什么事”,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恢复过来;着急的是万一在这段时间里再冒出几只舔食者来,那可就麻烦了。

怀着焦躁的心情,余文做起了大家的守卫。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余文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即使硬撑着也没能坚持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余文靠在墙边就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有医保吗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医保卡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费用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