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网 > 星座

赤脚信贷员小殷放贷记

发布时间:2019-12-01 18:38:01

  “赤脚”信贷员小殷放贷记

  编者按:村镇银行的发展,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村“贷款难、贷款贵”的现象。村镇银行结合农村实际,推出了采购贷、联保贷款、第三方担保贷款等多种服务产品,解了不少农民的燃眉之急,受到了农民的欢迎。重庆村镇银行的服务创新,就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一)

  6月的重庆,赤日炎炎。准妈妈殷鑫从江北恒丰村镇银行走出来,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要骑电动车行驶12公里去镇郊,那里农民企业家老周等着她来拿最新的财务报表。

  殷鑫是这家村镇银行的客户经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客户那做数据收集调研,然后再将数据归类到数据库中,在最基层的银行机构里,已经实现了对信贷资源数据初步的“互联+”。

  老周叫周兰清,是她服务的民营企业家之一,老周7年前做了一个决定,用多年打工积攒的钱购入几台旧机器,凭着自己学会的数控机床技术召集了几十个同乡,搞起了一个微耕机齿轮配件加工作坊。

  “当时就是一咬牙,脑子里想的是大不了再出去打工。”周兰清不知道,这一脚下去竟合上了时代变革的节拍。

  (二)

  伴随着土地逐渐集中,机械化耕作模式迅速推广,到2008年,国家对农机的补贴不断增加,市场对于几千元一台的微耕机的需求开始爆发式增长。

  周兰清完全是被市场推着向前走。他的齿轮配件供不应求,注册成立了机械公司,小企业越做越大。但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接下来他遇到了许多小微企业都遭遇过的困境:原料涨价,竞争激烈,资金开始短缺。

  “当产值达到1500万元左右时,大的订单不敢接,产量遇到了瓶颈,原有的经营模式不管用了。”周兰清说。他的企业现在聚拢了上百号人就业,“好多来做工的师傅都有感情了,熟练的工人每个月能拿到4000元,还有上游的原料采购款要及时付,下游产品销售出去了,钱不一定能及时到账。”钱可是人的胆,没有资金不敢想继续扩大规模的事。

  尽管早就听说有支农贷款,农民出身的周兰清却有点发怵,一个是觉得欠钱不是件好事,二是不懂贷款流程。他试着跑到市里、镇上几家银行,人家第一个问题就把他难住了,有没有抵押物?没有抵押物将来破产了怎么办?一天下来跑出一身汗,却一无所获。

  厂房是租的,加工机器也值不了几个钱,这几年挣的钱都投到原料采购上了,那来的抵押物?在周兰清这样的企业与银行资金之间,还隔着“一公里”的距离。

  (三)

  就在老周为资金发愁的时候,新婚不久的殷鑫已成为江北恒丰村镇银行的客户经理,她每天要做的就是走街串巷,调研和收集村镇间优质的小微项目,然后汇总到服务器中的数据库里,并对数据进行跟踪观察。

  村镇银行是近年来新出现的一级法人机构,主要为当地农民、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恒丰银行是较早在重庆布点村镇银行的股份制银行之一,目前已经在四川、重庆、江苏、浙江布点5家村镇银行。

  殷鑫曾坐过柜台、当过出纳,还推广过信用卡,最后选择了村镇银行做一名信贷员,像她这样的“赤脚”信贷员,每天的工作不是在企业里,就是在去企业的路上,短短两年就具备了很强的观察力和判断力,通过各种“测谎”调查来判断对方的实力与潜力。

  在基层乡镇间,好的信贷客户往往是通过口碑相传的,客户之间的相互评价是信贷员们重要的参考。“第三方的评价比自我表扬更可靠。”殷鑫说。因为一家上游企业客户的介绍,殷鑫跑了十几里山路走访周兰清的工厂,但第一印象并不好,只见两间有年头的砖结构厂房,还有一座破旧三层板式办公小楼,坑洼不平的地面上还有一些杂草,不像是具有发展前景的企业。

  :刘菁

民生历史
食材
手机导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