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网 > 体育

父爱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3:14

又见父子俩,儿子身穿一套运动服,一条腿搭在栏杆上,在做弯腰动作,眼睛明亮,眼神单纯。父亲蹲在一旁,悠闲自得,心满意足……

伟大的父爱!

思绪在两年多的岁月里来回飘转……

那一年,我独自经过小院,无意间抬头,父亲推着轮椅,一脸疲惫,茫然!轮椅里的儿子,耷拉着脑袋,口水在前胸和嘴边连城了一条线!

是车祸?

可怜的孩子,你还能不能挺过来?

推着轮椅的父亲,孩子都这样了,为什么不让他在家里静养,非要推出来?坐在轮椅里,对他是一种折磨!

内心只有痛惜,却爱莫能助!我看见父亲时不时把儿子的头扶一下,怕是耷拉的久了对颈椎不好的缘故吧?生命就是受罪,这样的孩子,痛苦何时才能出头?

路过小院,怜悯之心很快就被进家门后的琐碎驱赶,很久不曾想起可怜的孩子,很久不曾想起沧桑的父亲。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在小院,还是在匆匆回家的脚步中碰到了父子俩。儿子已经能抬起头,但是眼神空洞,面容憔悴,看得出病痛的折磨让他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没有一丝丝活力。可能是脑部受的伤,头颅部有一个大大的弯弯的缝痕,乍一看就像一把镰刀,头被剃的光光的,使得那个疤痕更加醒目。一旁的父亲,拿着一把梳子,慈爱的给儿子梳着,一下一下……

可怜的孩子,可怜的父亲!

我的心又一次被揪起!

当我置身与自己忙乱的生活中时,父子俩的身影渐渐远去……

又是好久未见,好久好久……

那天路过小院,又见到父子俩。

儿子无助的眼神,父亲严厉的眼神,相互交汇。“站起来!站!”儿子一遍一遍尝试,父亲的大手扶在孩子的腋下,汗流满面。我远远的离去,心里默念。“好多了,好多了,儿子坐在轮椅里,如果不是强迫让站起来才出现的痛苦表情,还真难以和以前的麻木空洞联系起来”。

伟大的父亲,你找回了孩子已经出窍的灵魂。我看见孩子脸上的红润在一点点晕开!

又是好久未见……

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我开着车经过小院,前方车灯照亮出,我看见两个蹒跚的人影,一个扶着一个的胳膊,一个小心谨慎,一个每迈出一步都要休息一会,远远看去,迈步的孩子像一个“大”字,两个胳膊几乎与地面平行抬起,两条腿之间差了一大步的距离。

站起来了!

能走了!

又是很久,已经是夜幕降临,我独行小院。

远远的看见俩人影,不用多想,肯定是那父子俩。搀扶的父亲明显轻松,孩子的“大”字形状逐渐减弱。我路过他们身旁,第一次心情没有沉重。

那是今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天很冷,院子里空无一人,我缩着脖子走至小院门口,从口袋里摸钥匙的瞬间听见,“蹲下去,站起来”的声音,顺着声音我看见父亲站在一旁,孩子手扶栏杆,吃力的做着一蹲一起的动作。进步真大,我回望了一会,转身离去!

直到今天,骄阳似火,我顶着烈日回家给孩子找书,又一次,我看到了父子俩,父亲悠闲的坐着,孩子在做弯腰压腿运动,仿佛炎热与他们无关!

这孩子很快就能出去找工作了!

见到父子俩,我就想写点什么,见了这么多次,终于知道自己什么也写不出来。

只有敬佩,只有祝福!

共 1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以父亲帮助儿子战胜病魔从轮椅逐渐站起并行走的一系列变化中歌颂了父亲的伟大以及儿子的坚韧不拔的精神。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8-19 10:4 :52 问好,期盼新作!

2 楼 文友: 2017-08-19 11:59:54 谢谢老师,祝老师快乐!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赵增涛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挂专家号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朱永伟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专家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李建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