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网 > 娱乐

在弹药库外我不慎将子弹弄爆

发布时间:2019-11-25 06:48:25

在弹药库外我不慎将子弹弄爆(1)

随着在边防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逐渐习惯并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在紧张的训练和严格的生活制度中,只有在站哨时,才能好好的歇一下,让疲惫不堪的身体放松下来,独自背着钢枪,伫立在弹药库前,任思绪天马行空,在一个寂静的午休时间里,我又在哨位上度过,边关的日子太孤独,没有了战友们训练的声音,寂静得让人心中发颤!总想找点事情来消磨这寂寥时空。

我边转边想,做点什么呢?

当我走到弹药库旁边时,忽然想起了老兵挂在钥匙上的空子弹,很是好看,于是想自己动手做一个,既打发了这无聊的时光,又给自己做了一个很有个性、很好玩的工艺品,于是想好就干,我背上枪,偷偷走下哨位,下了几十步梯子,来到发电房,从那里拿了一根锯条,用一个瓶子装了点水,到弹药库的后面,取下枪,放在地上,从子弹袋中取出一发子弹,用在家当电工的知识,小心翼翼地用锯条从子弹后面的卡槽轻轻地锯着,我知道子弹的火药不会爆炸,只是有向前的推力,所以胆子大了许多,在锯了几下后,又赶紧把子弹放到水中泡一下,让它冷却,如此这般的重复,居然十多分钟便将这颗漂亮的子弹锯开一半,又偷偷走下哨位,去电工房将虎口钳拿出,到弹药库的后面,用钳子将锯开的子弹后面轻轻用力扳起,抠出底火后,将子弹中的火药全都倒了出来,便大功告成了,取了底火的地方恰好用钥匙圈套上,一颗精美的子弹工艺品便完成了。我正暗暗为自己的成功兴奋时,才想起我用的是站岗的子弹,只能等到交哨时,去班里拿了我平时放在床下的子弹补上。

后来战友们看见了我挂在钥匙上的子弹后,都惊奇地问我是怎样加工的,我便大概给他们讲了一下,但他们都不敢去做,关系好的老乡便直接取走了我的子弹,没办法,只得叫他们给我子弹,我给他们加工,我们在边防上,对子弹管理得还是很严格,但我们总会想方设法地弄点藏起来,往往都是在实弹射击时,在走向射击位置时,偷偷从弹夹中抠下几颗,放入口袋,宁愿让靶子上少几个弹孔,也要珍藏几颗子弹,那段时间,几乎将他们库存的子弹全都给加工了,老兵们和我加工的方法不一样,是先将弹头用钳子拨下,倒出火药后,再去掏空底火,再用锯子锯,由于弹头取下来再安上后,往往不牢实,容易掉下来,而我这种方法,弹头则没有去动它,很结实,从来都没掉过。很多老兵也向我讨要,但都有个条件,必须用子弹换我加工好的弹壳,弹药库岗哨处,便成了我的加工基地,由于经过了多次的制作,我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将所有的风险都置之脑后,后来也就不再用水冷却,直接用锯条锯,俗话说得好,久走夜路必闯鬼,那次我也和平时一样,用锯条使劲的锯,也没有用水去冷却,且用了最快的速度,只听 啪 的一声,我脑子一片空白,当时就给吓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两三分钟后,我才反映过来,举起我拿子弹的左手,上上下下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下,还好,什么都没少,也没有发现负伤和流血,然后又举起右手看了看,也没有任何地方受伤和缺少什么,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捡起子弹,才发现底火已被我用力锯时引爆打出去了,幸好底火没有将弹壳内的火药引燃,不然真不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下把我吓得不轻,我收拾好残局,背上枪,双腿发颤地向弹药库前面走去,怕我弄爆子弹的声音惊动连队领导,出来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紧张的心才慢慢平息下来,拍拍胸口,做了个深呼吸,放松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晚上躺在床上,越想越怕,如果火药被引燃,怕真是要出大事了,要是将弹药库引爆,我就成千古罪人喽!后果不堪设想,经过这事以后,我便停止了自己的这种加工方式,再也不做子弹工艺品了。退伍回家后,所加工的子弹工艺品,被朋友们一抢而空,给我一颗也未留下,现在想来,觉得很是遗憾!

人物
民生呼声
诗歌大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